中安在線首頁|中安在線手機版|安徽發布|省政府發布|中安在線微信|中安在線微博

設為首頁

英文|簡體|繁體
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安娛樂電影電影資訊

改編日本IP,國內電影為何常『挨批』?

時間:2017-12-04 15:22:47

  吳宇森導演的新版《追捕》上映8天,票房近億,豆瓣評分只有4.7,票房和口碑都趨於平庸。《追捕》與今年之前上映的黃磊首部導演之作《麻煩家族》、蘇有朋導演的《嫌疑人X的獻身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——都改編自日本知名IP,而且都受到了原著粉的批評。

  改編日本IP幾乎全被觀眾討伐

  近兩年,國內影視市場迎來了一輪日本『IP』改編潮:改編自日本小說家片山恭一同名小說的《在世界中心呼喚愛》2016年上映,由流量明星歐豪等主演;改編自日本推理作家島田莊司同名小說的《夏天19歲的肖像》,主演黃子韜也為流量明星,2017年上映。除此之外,2017年底與觀眾見面的,有12月22日上映的、陳凱歌的《妖貓傳》——改編自日本魔幻文學小說家夢枕?的小說《沙門海之大唐鬼宴》;12月29日上映的《解懮雜貨店》,改編自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同名小說。另據媒體報道,還有《秒速5厘米》、《情書》、《源氏物語》等十餘部經典日本作品的『中國版』已經在路上。

  已經和觀眾見面的改編自日本IP的電影,有忠實於原著的,如《麻煩家族》;有重新改編的,如《追捕》。但口碑方面,幾乎全部淪為被觀眾討伐的作品;票房方面,像《在世界中心呼喚愛》、《夏天19歲的肖像》票房更是只有近千萬元。

  口碑、票房均不討好,述舊、翻新皆受批評,也因此讓業內感嘆日本IP改編不易。

  改編日本IP面臨『翻拍』雙刃劍之痛

  是否只有日本IP面臨這樣的困境?

  其實,不論日本、美國或是國內作品的IP改編,同樣是風險與機遇並存。『翻拍』本身就是把雙刃劍,有利有弊——好的方面是因為舊作已是經典形成品牌,故在翻拍時,會更加受人關注,與原創相比要省宣傳成本;其『副作用』則是有珠玉在前,人們的懷舊情結會蒙蔽自己的判斷,對後來者的審美更加挑剔。

  再者,國內的翻拍作品大多有投機的驅動,很多創作者缺少敬畏經典之心,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再拍部經典的想法,而是直奔賺錢二字而去。現在看來,這幾部改編自日本IP的電影在改編中都犯了錯誤,所以反響平平並不意外。

  《麻煩家族》的不被認可,就與創作者的態度密不可分。《麻煩家族》被吐槽為不是翻拍,而是『翻譯』,影片完全不考慮中國文化,直接對原版電影實行『拿來主義』——把發短信換成打電話,把日本飯館換成爆肚店,把日本鰻魚換成北京烤鴨。

  如果說《麻煩家族》的問題是幾乎照搬,《追捕》的問題則是完全翻新。高倉健是吳宇森非常敬重的演員,他想致敬高倉健的念頭由來已久。在《太平輪(下)》上映之時,吳宇森接受記者采訪時就透露正在籌備《追捕》。吳宇森說兩人惺惺相惜,一直希望合作,在吳宇森去美國闖蕩時,高倉健還給他打電話,問生活得好不好,有沒有被美國人欺負。高倉健逝世後,悲痛的吳宇森想翻拍高倉健的《驛站》向其致敬。剛有此念即接到電話問他是否願意翻拍《追捕》?吳宇森說:『怎麼這麼巧?我立刻就答應下來。』

  可是,致敬高倉健的這版《追捕》除了名字還剩杜丘和真由美之外,其餘的幾乎已經完全不同:杜丘的身份由檢察官改為國際律師,境遇由遭人陷害變成了被通緝的謀殺犯。71歲的吳宇森為《追捕》煞費心血值得尊重,但是整體來看,這部電影不像致敬高倉健,倒是像致敬吳宇森自己的《喋血雙雄》、《英雄本色》,致敬吳宇森自己的光輝歲月。

  所以,《追捕》靠情懷吸引觀眾進了影院,卻沒有形成口碑發酵,票房上難有作為也就不足為奇了。另一方面,吳宇森版《追捕》和高倉健版《追捕》相距40年,拍攝、上映時的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吳宇森已不再是當年拍攝《英雄本色》時的吳宇森,觀眾也有了更多的觀影經驗。一切都在變,如果還以為《追捕》的經典聲名能夠帶來轟動效應,無異於刻舟求劍。

  改編日本IP每句臺詞的修改都要對方確認

  其實,改編日本IP的最大難度是在於怎麼把原著的價值核心具體落實到中國土壤上,讓中國觀眾產生共鳴。中國與日本看似文化相近,但其實內在有非常大的不同,不能因為膚色與頭發一致,就降低改編的要求。

  此外,日本方面對版權的嚴格控制,也讓國內影視界有些始料不及:吳宇森拍攝《追捕》,老版的電影堅決不肯出讓重拍版權,因此國內團隊只能購買原著小說《涉過憤怒的河》的改編權。《嫌疑人X的獻身》的編劇之一黃海透露,日本出版管理很嚴,他們對於很多權利的下放是很謹慎的:『據我所知,我們在改《嫌疑人X的獻身》的時候,每一個字、每一個關鍵情節、每一句臺詞的修改,都是要經過東野圭吾先生本人起碼是書面簽字確認。』

  據了解,東野圭吾對中國版改編提出不少要求,比如日韓版用過的情節不能再用,中方主創不能進行顛覆性改動等。此外,電視劇版《深夜食堂》的相關負責人也曾表示,日本版權方太重視自己的『IP』,把控力度超乎想象,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本土化效果。

  由此可見,想改編好日本IP,需要中日雙方一起努力先做更好的溝通,包括把裡面每一個人物、每一句臺詞等,都琢磨清楚,把原著中的人變成中國人,把它的情感變成中國情感之後,纔能有相對成熟的作品誕生。

  不過,目前也沒必要對於日本IP改編之路搖頭嘆息,《解懮雜貨店》這個日本大IP作品還未上映,究竟其票房和口碑如何還需檢驗。而隨著中日文化交流的深入,中國市場的『錢景』誘惑,可以斷定,日本IP改編不會因為目前的困境就止步不前。

中安在線官方微博,中安在線官方微信二維碼
來源:新華網  
  • 娛樂
  • 財經
  • 體育
  • 健康
  • 徽文化
章子怡提前感受『過氣』 青衣造型風...

吳宇森:我不是大師,我只是喜歡電影

安徽著力構建小微金融四個體系

交行蚌埠分行積極融入地方經濟發展

權健核心嬌妻曬出游照 氣質美女秀香肩

恆大國腳嬌妻曬出游照 嘟嘴賣萌似少女

早餐四原則:主食肯定不能少

昆凌坦言生完二胎身體變差 產後這些事兒你得注意!

科技元素閃耀第五屆中國國際動漫創...

安徽白酒品牌九:安徽金不換白酒集團(亳州)

熱點圖片


網站介紹 | 廣告刊例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中安K幣
中國安徽在線網站(中安在線)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皖B2-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1208228